<rp id="gbpvx"><mark id="gbpvx"></mark></rp>
<center id="gbpvx"><s id="gbpvx"><optgroup id="gbpvx"></optgroup></s></center>
<source id="gbpvx"><mark id="gbpvx"></mark></source>
<nobr id="gbpvx"><ruby id="gbpvx"></ruby></nobr>
<source id="gbpvx"><menu id="gbpvx"><samp id="gbpvx"></samp></menu></source>
<center id="gbpvx"><s id="gbpvx"></s></center>
<nobr id="gbpvx"><s id="gbpvx"><meter id="gbpvx"></meter></s></nobr><nobr id="gbpvx"><ruby id="gbpvx"><meter id="gbpvx"></meter></ruby></nobr>
<center id="gbpvx"><ruby id="gbpvx"><meter id="gbpvx"></meter></ruby></center>
<center id="gbpvx"></center>
0571-86011706

身居海外,留學生們會講出怎樣的中國故事?

作者: 2022-10-20 16:32 來源:溫州編輯
收藏

  第三屆“用英語講中國故事”活動正在火熱報名中!

  作為本屆活動的一大亮點——“海外組”的增設吸引了不少關注。截至目前統計,已有1300多名中國留學生報名參與,其中,來自牛津、劍橋、哈佛、耶魯等頂尖院校的報名者已達到近200人。

圖片

 

  繼去年活動增設“來華留學生組”之后,今年活動進一步升級,把講述中國故事的舞臺從國內延伸到國外,號召中國留學生也加入到講述者的隊伍,讓更多人聽到真實的中國聲音,更好地了解中國。

  自古至今,留學生向來是文化的窗口:世界透過他們一窺華夏風貌,畫風也隨時代的不同而變化。

  那么今天的中國青少年走出國門求學時,應帶給世界何樣的觀感呢?

  答案肯定有千百種,不妨先看看那些留學前輩們的傳奇——

  驚異英國的大清稀客

  誰是中國第一個留學英美的學生?這事在網上眾說紛紜。

  不少人提到留美的容閎先生——老爺子是非常有名,他的傳奇咱們稍后會也講到,但在“居留海外上學”這事兒上,的的確確有人比他早,而且還是小一百年。

  他叫黃亞東。

  保守估計,95%的中國人都沒聽過這名號。然而在當時英國的上層社會,他卻作為一個稀客而“紅得發紫”,許多名流甚至貴族都爭相結交這個廣東小伙子。

  He discussed the manufacture of Chinese ceramics with Josiah Wedgwood, and acupuncture with physician Andrew Duncan.

  他與約書亞·韋奇伍德探討了中國陶瓷的制造,還同安德魯·鄧肯討論了中醫針灸療法。

  The Duke of Dorst commissioned a portrait of Wang in 1776, paying Joshua Reynolds 70 guineas,.

  1776年,多賽特公爵還花了70幾尼(貨幣單位)委托約書亞·雷諾茲為黃亞東畫這幅肖像。

  

 

  上面給大家標粗加大的那三個人名是屬于誰的呢?

  反正來頭都不小.......

  約書亞·韋奇伍德(Josiah Wedgwood)

  陶瓷工業化之父,還是著名生物學家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的姥爺

  安德魯·鄧肯(Andrew Duncan)

  愛丁堡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 of Edinburgh)聯合創始人

  約書亞·雷諾茲(Joshua Reynolds)

  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首任院長

  什么叫“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這位中國留學生用親身經歷告訴了我們。

  只不過,他這個“留學生”當得比較“擦邊”。

  一來,他到英國興許出于好奇,但大概率不是為了深造,船上得稀里糊涂,帶點順水推舟的意思。

  He was brought to England from Canton by John Bradby Blake in the early 1770s. Blake was a supercargo for the East India Company, and also a naturalist, who was interested in Wang's knowledge of cultivating Chinese plants, and their culinary and medicinal uses.

  17世紀70年代初,John Bradby Blake 將黃亞東從廣東帶到了英國。Blake是東印度公司的押運員,也是一位博物學家,看到黃亞東通曉中國植物的栽培和藥用,便由此對他十分欣賞。

  二來,他上的誠然是名校,但并非高等教育的學府。

  He became a page to Giovanna Baccelli, a mistress of 3rd Duke of Dorset, and lived at Knole in Kent, attending the nearby Sevenoaks School.

  他當上第三代多塞特公爵的情婦喬凡娜·巴切利的侍從后,住在了肯特郡的諾勒,就讀于附近的七橡樹中學。

  從16世紀70年代初到1784年回國,留學僅占黃亞東10年英國生活的一小部分,但毋庸置疑的是,他是用外語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華文化的先驅人物。

  至于“帶著目的或使命去留學”,這就要從容閎老先生開始講起了。

  立志篤學的留美幼童

  容閎的早年生活比較困苦。出身貧農的父親沒錢供容閎去私塾,只得把兒子送進了教會開辦的馬禮遜紀念學校(Morrison School)念書。

圖片

 

  好在容閎遇到了貴人——時任校長的美國教育家勃朗牧師(Rev.Samuel Robbins Brown)。

  1846年,勃朗牧師要回國治病,并表示要帶幾位中國學生過去讀書,時年18歲的容閎出現在了名單當中。

  赴美之后,容閎讓外國人看到了中國讀書人“學霸”的一面。

  In 1854, he became the first Chinese student to graduate from an American university.

  1854年,他成為了第一個從美國大學畢業的中國學生。

  這樣一來,他也在無意中當上了5位美國總統的大學長。

  忘了說了,那所大學叫“耶魯”。

  除了“中國留美第一人”之外,坊間對容閎還素有“留學生之父”的美譽。

  別的都好理解,這個“父”又從何而來呢?

  這個就得從容閎學成歸國后,主持操辦的一個留學項目說起了。

  幼童留美計劃

  He persuaded the Qing dynasty government to send young Chinese to the United States to study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With the government's eventual approval, he organized what came to be known as the Chinese Educational Mission, which included 120 young Chinese students, to study in the New England reg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beginning in 1872.

  容閎說服清廷派遣中國年輕人到美國學習理工,獲批后,他組織了著名的“幼童留美計劃”,安排了120名中國年幼學生于1872年初,前往美國的新英格蘭地區學習。

  

圖片

 

  The Educational Mission was disbanded in 1881, but many of the students later returned to China and mad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China's civil services, engineering, and the sciences.

  1881年,項目廢止,但許多回國的中國學生,對中國的選官制度及理工學工的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圖片

 

  比如,這個項目的第一批學員當中,有我們非常熟悉的“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

  

圖片

 

  After studying at a primary school in New Haven, Connecticut, United States, Jeme Tien Yow entered the Hillhouse High School there, and in 1878, was admitted to the Sheffield Scientific School of Yale University. His major was Civil Engineering, with an emphasis in railroad construction, and received his Ph.B. degree in 1881.

  詹天佑在美國康涅狄格州紐黑文的一所小學就讀后,進入那里的Hillhouse高中,并于1878年被耶魯大學謝菲爾德科學學院錄取,攻讀土木工程,重點是鐵路建設,并于1881年獲得博士學位。

  而第二批學員的名單中,近代外交和教育大咖唐國安名列其中。

  

圖片

 

  他在晚年還加入了一個頗具傳承意義的項目:參與組建“留美預備學堂”,并擔綱第一任校長。

  后來,這個學校更名為“清華大學”。

  容閎以及各位留美幼童的出國環境,已經和黃亞東的時代大不相同:鴉片戰爭后,大清的神秘和光鮮不再,貧弱之相一覽無遺,當地人對待中國留學生難免帶有成見。

  難能可貴的是,這些涉世未深的年輕學子能夠頂住壓力、學有所成,還以出眾的成績為自己正名,讓世界看到中國人奮發謀強的一面。

  更重要的是,留學生們的存在還時刻提醒著中國的有識之士,“開眼看世界”是何等關鍵。

  當然,這個“世界”不單指西洋。

  遠播東洋的革命物語

  甲午海戰之后,中國見證了東方鄰國的崛起,日本也成為了近代中國學生留學的熱門國家。

  有意思的是,中日兩國的留學生,都有給彼此講述“革命物語(故事)”的傳統。

  【日方】

  隋唐時期,來自日本的留學生從中國學成回國之后,反手就幫孝德天皇搞了“大化改新”,實現了奴隸制到封建制的重大進步。

  【中方】

  清末,黃興、宋教仁等中國留學生扎堆東京,組建了同盟會;回國不久,這些留日學生元老便掀起了辛亥革命,終結了中國持續2000多年的帝制。

  人各有其志、各有所長,因此留日學生帶來的變革也不僅盡在軍政領域。

  你看,一位原本學醫的浙江學生便因受刺激而開了竅,開發出中國故事的一種“另類”講法,謀求來醫治當時國人的心智。

  

圖片

 

  One day, during a biology class, the teacher showed the students a film illustrating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production of bacteria and living conditions. Before the class was dismissed the film was followed by a short newsreel, which showed Japanese soldiers preparing to execute a Chinese prisoner who was said to have been a spy for the Russians. At the place of execution, watching with great interest, was a crowd of sturdy Chinese. They were completely insensitive to what was happening, as if it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em.

  細菌學課上,老師用投影來顯示細菌的形狀和活動情況。老師講完后,還沒到下課時間,便隨手放了幾段時事新聞短片:日軍抓了一個中國人要槍斃,聲稱他做了俄國間諜。刑場周圍擠滿了許多身強力壯的中國人在看熱鬧,無一不神情麻木,仿佛事不關己。

  Scarcely had the newsreel finished when the students erupted in cheers and applause. One of them glanced at Lu Xun, and said, “You see, sooner or later China will be finished.” These words pierced Lu Xun’s heart like a sharp sword.

  影片剛剛放完,在場的日本學生發出了陣陣掌聲和歡呼聲,有的瞥著魯迅,議論說:“看看這樣子,中國遲早要完。”這聲音像利劍般刺傷魯迅的心。

  For a long time, the agitation in Lu Xun’s heart would not die down; if I only heal their bodies while their spirits remain numbed, what hope will there be for China?

  好長一段時間里,魯迅的心總是平靜不下來。如果光治好了病人的身體,而人們的精神依舊麻木,中國還會有希望嗎?

  Thereupon, Lu Xun gave up the study of medicine and moved to Tokyo, where, together with some like-minded friends, he produced a magazine. This magazine's contents were mostly discussions of politics and literary satires.

  于是,魯迅放棄了學醫,來到東京,與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籌辦雜志,發表了大量議論時政、諷刺現實的文章。

  ——用英語講中國故事(基礎級)

  棄醫從文的魯迅

  魯迅去世之后,他那些發人深省的中國故事,經由日本漢學家竹內好的編譯,傳到了他留學過的地方,并大受好評與共鳴——這些藏在人內心深處的弱點,很有普世性。

  縱觀留學生前輩的經歷,中國故事的講法并不存在局限:或許由學術探討自然而然地引出,或許伴隨宏大事業載入史冊,再或許只是一言不發地實干苦學,只為證明我們不比別人差。

  設想一下,如果你留學在海外,會把中國以何種形式介紹給世界呢?

  第三屆“用英語講中國故事”活動的舞臺上,期待你的故事!

姓名:
電話:
提交需求
  • 品牌簡介
  • 精品項目
  • 課程中心
  • 線上課堂
  • 留學服務
  • 校區地圖
您想學習哪門課程
    您的目標分數
      您的學習周期
      • 一個月
      • 三個月
      • 六個月
      • 六個月以上
      獲取報價

      我們將在一個工作日內通知您報價結果

      熱門活動

      注冊/登錄

      +86
      獲取驗證碼

      登錄

      +86

      收不到驗證碼?

      知道了

      找回密碼

      +86
      獲取驗證碼
      下一步

      重新設置密碼

      為您的賬號設置一個新密碼

      保存新密碼

      密碼重置成功

      請妥善保存您的密碼
      立即登錄

      為了確保您的帳號安全

      請勿將帳號信息提供給他人/機構

      永久成人无码激情视频免费|97视频精品全国免费观看|欧美久久亚洲交换配乱吟粗大|国产在线成人不卡
      <rp id="gbpvx"><mark id="gbpvx"></mark></rp>
      <center id="gbpvx"><s id="gbpvx"><optgroup id="gbpvx"></optgroup></s></center>
      <source id="gbpvx"><mark id="gbpvx"></mark></source>
      <nobr id="gbpvx"><ruby id="gbpvx"></ruby></nobr>
      <source id="gbpvx"><menu id="gbpvx"><samp id="gbpvx"></samp></menu></source>
      <center id="gbpvx"><s id="gbpvx"></s></center>
      <nobr id="gbpvx"><s id="gbpvx"><meter id="gbpvx"></meter></s></nobr><nobr id="gbpvx"><ruby id="gbpvx"><meter id="gbpvx"></meter></ruby></nobr>
      <center id="gbpvx"><ruby id="gbpvx"><meter id="gbpvx"></meter></ruby></center>
      <center id="gbpvx"></center>